李明阳:南辕北辙的目标:研究生与导师矛盾的根源

 Learner  随笔

作者:李明阳(南京林大)

原文网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4548-1109594.html

硕士研究生复试刚刚结束,就迎来了研究生学位论文盲审的高峰季节。网上看到一篇描述导师评审研究生学位论文状态漫画:看到这样逻辑混乱、前言不搭后语的论文,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同样地,在学位论文送审、毕业求职的纷乱季节,研究生中心情焦虑的比例也不在少数。“导师太不给力了,小论文不帮忙,学位论文不指导,要求还这么严,要知道,我的工作还没有着落呢!”这是大部分研究生心态。白天愁论文、晚上愁嫁人,则是一些女研究生心境的真实写照。

客观地评价,在当今愈发功利的校园,导师与研究生关系和谐共处的比例并不高,因此师生关系成了科学网上一个永恒的热门主题。网上曝光的研究生自杀、学生被异性导师潜规则的例子,属于师生关系极端恶化的奇葩,在现实生活中比例极低。道理也很简单,作为在大学校园工作N年、阅人无数的导师,见到自己弟子中的帅哥、美女,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敢于牺牲后半生幸福而色心顿起,这也有点太低估导师的智商和品味了。随着学历层次的提高,学生颜值不断降低也是一个不用证明的事实。并且,90后研究生权利意识不断膨胀、责任意识不断下降这一现实,导师心中也早已是心知肚明,带刺的玫瑰是没有多少人愿意招惹的。至于让学生叫爹喊妈、当牛坐马的例子更是罕见。原因也也容易理解:导师自己有亲生子女,干嘛认一个干儿子、干女儿?让别人代为购物、洗车,哪有自己亲历而为方便?

剩下的,引发研究生与导师矛盾的焦点,只能是南辕北辙的研究生与导师追求目标。在科研绩效权重不断增大、考核指标连年攀升背景下,导师自然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在科研绩效方面能给点力。最理想的状态是,导师给个方向,研究生就能够自己收集数据、撰写论文、在高IF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对于研究生,特别是硕士研究生,他们的追求目标则大部分与导师截然相反。“反正将来毕业后也不搞科研,最理想的状态是导师帮忙写小论文、加工半成品的学位论文,这样就可以将主要的精力投入到考证、考碗、实习兼职上了。”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科研的难度不断加大,阅读文献、收集收据、撰写论文的时间、投入成本不断加大,抱着混文凭态度的研究生,其科研绩效的产出必然是不如人意。不但不能产生科研绩效,反而倒贴N多科研经费、花费巨大精力帮助学生毕业,这样一种学生必然导致导师的不满。在学校、导师的强压下,投入大量时间心血去从事一些今后若干年内都可能用不上的研究,自然也会引发研究生的反感。导师与研究生的矛盾,大多产生于目标的不一致性。

研究生与导师目标不一致矛盾,源自供求失衡的研究生培养规模和日减攀升的科研绩效。从短期看,随着研究生招生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和双一流工程的不断深入,矛盾还会进一步尖锐。

科教管理体制背后的文化思维习惯

作者:李明阳(南京林大)

原文网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14548-1110503.html

体制的问题是个框,科技创新能力不强、大学生培养质量不高、研究生与导师关系紧张,高等院校的诸多问题,究其根源都可以归因于体制。科教体制的问题,历来是科学网讨论的热点。讨论来讨论去,总也难取得实质的突破,于是大家都抛弃了理想主义的天真想法,忙着耕耘自己一亩三分的自留地了:理想诚可贵、饭碗更重要,每年必须完成的绩效摆在哪里,忽视不得!”。

中美贸易纠纷焦点时刻,美国对中兴公司制裁的一剑封喉,又引发了知识界对科教体制的反思。看了诸多的反思文章,我不仅想问:反思了那么多年,对现行科研教育体制弊端的批判也不可谓不深入,为什么科教体制依然故我呢?在坚如磐石的体制、机制背后,一定有文化的因素在起作用。细细想来,大概有这样几个文化思维因素。

1、性本恶假设

人之初,到底是性本善、性本恶,东方与西方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由于专业的限制,笔者在此不做仔细的分析。回顾近20年的科教管理体制演变历程,可以清楚地看出,性本恶始终是制定各项规章制度的假设前提。这一前提说白了就是:高等院校知识分子,绝大多数是唯利是图、见钱眼开、投机取巧、好吃懒做的势利小人。所以,需要制定越来越高的科研绩效门槛加以鞭策,需要对教学全过程进行抓铁有痕的监控,需要对科研经费支出的每个环节进行认真把关。甚而至于,数百万大学教师、数千万大学生之间偶发了几例不协调案例,竟然惊动有关部门接二连三出台强化师德建设的纲领性文件

2、二八定律

大学校园,虽然绝大部分员工都头顶着大学教师的头衔,然而每个人的能力、对科研大跃进的贡献实有天壤之别。20%的人做出了80%的贡献,这是摆在很多高校领导嘴边的口头禅。好钢自然要用到刀刃上,撒胡椒面的做法显然违背了最优投入产出比的市场化定律。于是,各种人才帽子、各种重大科技项目应用而生。将80%资源集中于20%的人才身上,使其产出80%的绩效,这是傻子也会想出来的主意。

3、二桃杀三士管理策略

二桃杀三士是中国古代一则历史故事,最早记载于《晏子春秋》。故事的内容早已家喻户晓,这里就不再浪费大家的眼球。人才帽子分级、大学教师分等、职称评聘名额限制、科研绩效排名,这些分级、排名、分化的措施,对于虚荣心较强的知识分子来说,取得的效应与二桃杀三士极其相似:竞争中胜出者无限光荣、名落孙山者自惭形秽。在教师的攀比竞争中,领导的各项管理意图得到了贯彻执行。

4、好大喜功政绩观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国现有高等院校的各级领导都是上级任命的。既然是上级任命的,自然要唯领导马首是瞻。上级领导喜欢什么呢?高大上的政绩。下属有了高大上的政绩,领导自然脸上有光,这是名。与高大上政绩挂钩的,还有不菲的利。有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中部地区某省份,只要大学一个学科进入双一流,一个学科各级财政学科建设拨款高达7000万元;如果一个高校进入全国100强院校,省财政承诺投入建设资金1个亿。有名又有利,在有限任期内,在行政化领导主导下,难怪一个又一个工程项目会不断隆重推出!

美国制裁中兴通讯,自然会引发人们对现有科教管理体制的反思。然而,不改变科教管理体制背后的文化思维习惯,现有的遭受诟病的管理体制很难发生实质的变革。

5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桂林兴华科学教育研究院 桂ICP备15002858号-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