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收获着欣慰

 罗星凯  创新实践资讯

今天一早起来,收到一个学生发来的下面这组照片,记录的是昨天深夜(准确说是今天凌晨)一些师资班学员还在挑灯夜战的情景。一个个的都是那么专注于手上的活计,看起来毫无倦容,好几位脸上还挂着微笑!

这样的场景,让我不由得想起首期师资班的来由。于是翻出了5年前写的《他们,原本就是天鹅》书稿。其中关于师资难题化解的问题,我写了如下几段:

真要庆幸有“兴华创新实践”一步一步地成功发展,我们看到,前路坎坷的广西普通高中新课程创新实验,不正是“兴华创新实践”大显身手的舞台吗?试想,若兴华创新实践者作为志愿者融入学校担当使命,将新课程实验作为自己教学能力发展创新实践的机会,不正是典型的对接基础教育改革创新需求吗?只是赋予没有教学经验的准教师攻坚克难的重任,这样的思维显然很另类、风险不低,但如果能成功实施,对教育实践人才培养则是非同平常的改革探路。

于是,在我们牵头实施创新实验的过程中,不仅按照教学创新型骨干教师和新课程建设学科带头人的培养目标定位,设计了“3个月脱产集中研修加网络学习持续跟进的教师强化培养师资班”模式,以激励实验学校中创新素质和技术特长突出的优秀学科教师转岗从事《通用技术》课程的创新实施,而且设计了志愿者参与模式,面向社会招聘毕业年级的大学生和高年级研究生,经过师资班学习后,通过双向选择到实验学校担当重任。

经过一系列的前期准备,2012年9月24日,首期“广西普通高中新课程创新实验师资班”正式开班。42名学员中有22名为在读的大四学生和高年级研究生,他们期待着经过集中学习后,有实验学校能接受他们作为志愿者前去工作,在高中新课程创新实验中施展才干、增长本领。也许我不敢说,他们中每个人对创新实验都已了解得有多深,但我敢说的是,在我25年大学教师生涯中,他们是我眼里学习最自觉、最认真、最急切想提高自己能力的一批大学生。那段时间晚饭后散步,我不时会有意路过实验室去瞅瞅,看着窗外夜幕背景下他们忙碌的身影,我会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记录下一幕幕让人感慨的画面。

更让人感慨和引发深层联想的是来源多样化的师资班学员同堂学习的景象。42名学员中,即使是由实验学校选派的在职教师之间,教学经验也相差甚大。有的是教学经验丰富的教研组长或骨干教师,有的是指导学生科技活动成绩斐然的优秀教师,有的则是刚刚到岗的免费师范生。

而要论起“出身”,那更可谓是千差万别,既有本科生,也有研究生;有国内顶尖师范大学和广西师范大学新鲜出炉的本科生,还有10名来自广西贺州学院的大四学生。在国内高校的等级座次中,贺州学院充其量只能算二本,与一个985大学相比,那可不是一级或二级的差距。可在创新实验师资班里,这些原本天壤之别的“档次”、有时被人看得比命还重的“牌子”,都被大家抛到了脑后,因为大家的关注点都聚焦到了一处:创新实验。在新的、挑战性的学习任务面前,你丰富的教学经验也许大有裨益,你出色的工作业绩也许让你更有信心,你身出名门见过世面着实值得自豪让人羡慕,但所有那一切都不足以保证你就是创新实验班的学习“尖子”,更不构成你无需向他人学习的理由。唯有积极主动的态度,虚心求学的心境,勤于思考、勇于探究和乐于实践的习惯,才能让你脱颖而出,成为学习“达人”。这一点,在10名贺州学院学生身上表现得最为典型。无论是从最初的遴选面试,开班仪式上的自我介绍,还是平时的言谈举止,你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小心翼翼,拘谨中所反映出的对他人态度的在意,一起学习中,作为老师的我也确实能感觉到他们在知识和某些能力上的不足。但随着学习活动的深入,随着慢慢地融入兴华团队,他们就像原来蕴藏的能量集中爆发一样,在各种场合中的表现越来越阳光自信,令人刮目相看。结果在师资班集中研修阶段结业汇报暨志愿者与实验学校双选会后,尽管一些实验学校由于顾虑当地人事部门的一些限制性政策而影响了对他们的选择,仍然有7位来自贺州学院的学员落实了接收的实验学校,其中有2位还在学校考核选拔中获得正式录用的签约。

这几年行走于基础教育和教师教育之间,我感受最深的是两者的相互制约,形成对教育改革创新的师资瓶颈。第八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在初中阶段设立了将《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整合为一科的《科学》,在高中阶段新设了《通用技术》。对于课程实施者来说,由于一开始高校没有对口的《科学》和《通用技术》专业毕业生,师资就成了制约新课程开设的瓶颈,也成了反对声中最强的理由。结果自然是课程推进举步维艰,致使原本巨大而急切的师资需求很快剧降,反过来又直接波及一些跟进动作比较快的师范院校,使它们的专业刚开办就陷入骑虎难下之境。比如,自2001年起,部分高校与初中《科学》新课程实验同步开设了“科学教育”专业后,很快发现,没等学生毕业一些地区的实验已经下马。学生于是对毕业后的出路忧心忡忡,甚至感觉上当受骗,给相关院校形成巨大的压力。在这些年与科学教师和科学教育专业大学生互动的过程中,我曾经与许多一线教师们一起困惑,也恨不能更多地为困惑中的科学教育专业学生分忧。但看到一些教师和大学生反而因为有过特别困惑的经历而变得更出色,我渐渐悟清楚了一个道理:高校人才培养不适应社会需求,如今广受诟病,而专业结构失调,是矛盾表现突出但其实只是表面的问题,深层次的问题是不适应变化中社会的创新需求。高等教育,最应该培养的是具有终生学习愿望、能力和习惯的人,而恰恰是这样最重要的培养目标最难得到落实,无论哪个专业都不例外,区别顶多只是问题的严重程度而已。因此,要改变高校人才培养与社会需要脱节的问题,设立新专业和拓宽专业培养口径,其实都是权宜之计。真正意义上的“新”,是“创”出来的,不是“设”出来的。“设”意味着另起炉灶,但可以换汤不换药,实际上相对容易,而“创”则不在乎形式,要的是脱胎换骨的新内容,做起来相对要困难得多。因此,要解决基础教育新设课程的师资问题,靠在高校设置新专业的方式实际上无济于事。因为在“寸土寸金”的基础教育课程“田地”里,如果到了要新设一门课程的地步,必定是针对多年痼疾不得已而为之,而相应的痼疾在专业划分更细的大学,完全有可能更严重。说到底,要真正解决基础教育改革创新的师资需求问题,也只能靠教师教育的改革创新。只有协同创新,才能攻坚克难!

5年后回看,我当时是不是过于乐观了一点?因为接下来我们遭遇的困难超过了预想,从那以后直到最近二年,我们才是收获的欣慰比困惑多!今天,不断收获来自学生的欣慰之后,细想一下,其实还是个心态问题,并不是当初乐观还是悲观哪个应该更多和后来收获的欣慰和困惑哪个更多的问题。我们过去十年创新实践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所感所悟,今天看来,无不在印证着态度的极端重要性。其实,十九世纪美国著名哲学家、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早已一语道破了真谛:“本世纪最伟大的发现是:人类可以经由态度的改变,而改变整个生命。”

534 View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通知·公告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桂林兴华科学教育研究院 桂ICP备150028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