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遗作《大问题简答》赏析

 吴建国  随笔

作者:卢昌海

在谈论 “大问题” 之前, 霍金先简答了一个小问题: 我们为什么必须问大问题? 这个简答有很大部分是霍金的自我简介, 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句话——写得很美: “我在这颗行星上度过了不同寻常的一生, 同时用思维和物理定律遨游着宇宙。 我到过我们星系的最远端, 在黑洞的内部旅行过, 也回到过时间的起点…… 但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些爱我以及我爱的人, 宇宙其实是空的。 没有他们, 我将失去所有的精彩。”

“我打算臆测一下生物在宇宙中的发展, 尤其是智慧生物的发展。 我会将人类包含在内, 虽然其在历史上的许多行为是相当愚蠢的……”——霍金用这样一句鞭策人类的话展开了第三个 “大问题”: 宇宙中存在其他智慧生物吗? 霍金倾向于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即宇宙中存在其他智慧生物, 但他表示, 对方尚未注意到我们。 霍金并且认为, 我们跟其他智慧生物的初次相遇未必会比美洲原住民遇到哥伦布更愉快——也因此, 他不认为 UFO 跟其他智慧生物有关, 因为与后者的真正相遇恐怕会明显得多, 也不愉快得多。

此书简答的第七个 “大问题” 是: 我们在地球上能续存吗? 这个问题跟前六个问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 那就是, 虽然科学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有巨大影响 (不仅对 “能续存吗” 有影响, 而且对何时会使 “能续存吗” 成为问题也有影响), 但问题本身却并非科学问题, 所谓 “简答” 也只是霍金的个人预测。 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 这一篇在结构严整性上较之前文颇有逊色, 从中可以归纳出的最扣题的则是这样三点: 1. 核战争及全球暖化是使 “能续存吗” 成为问题的主要原因; 2. 上述原因造成的灾变几乎注定会在未来 1,000 年内发生; 3. 人类长远续存的最大希望是摆脱地球。

此书简答的第八个 “大问题” 也并非科学问题, 而是: 我们是否该移民太空? 霍金的回答是肯定的 (“如果不走向太空, 人类将没有未来”)——这从上一个问题的回答中不难猜到。 基于这一回答, 霍金对载人航天持支持态度, 他针对这一点的阐述似乎有反驳美国物理学家温伯格 (Steven Weinberg) 的意味——温伯格昔日写过一篇批评载人航天的文章, 题为 “错误的东西” (The Wrong Stuff, 拙作 现实与幻想 对之略有介绍, 可参阅)。 至于载人航天的前景, 霍金预测 500 年内可造访离我们最近的其他恒星, 但他不看好科幻小说中流行的可以超越光速的 “曲速引擎” (warp drive)。

此书简答的第九个 “大问题” 是: 人工智能会比我们聪明吗? 霍金的回答是: “我认为在蚯蚓的大脑如何运作与计算机如何计算之间没有本质区别; 我并且认为进化意味着在蚯蚓的大脑与人脑之间不可能有定性区别; 由此可推知计算机原则上可以模拟甚至超越人类智能。” 虽不失为一家之见, 但哪怕以外行的眼光来看, 也看得出霍金此一推理的两个前提都是大可商榷的。 霍金又预测说, 若计算机的发展满足 “摩尔定律” (Moore’s Law)——即运算速度每 18 个月翻一番, 则将在百年之内超越人类智能。 这个 “百年” 的上限在我看来颇有些无厘头, 因为若计算机的发展果真满足 “摩尔定律”, 百年内速度将增加一万亿亿倍, 作为上限实在太宽。 若考虑的是人类智能并非纯系速度, 则 “摩尔定律” 与超越人类智能就并无必然关联, 用它来引出 “百年” 的上限同样毫无道理。 当然, 这都属于见仁见智了。

此书简答的第十个——也是最后一个——“大问题” 是: 我们如何塑造未来? 这当然也不是科学问题——而且是离科学最远的。 借这个问题, 霍金对人类社会的诸多方面作了评述, 其中包括前面已谈过的核战争、 全球暖化、 移民太空、 人工智能等。 霍金表示, 在他年轻时, 对科学不感兴趣还算不上是必然碰壁的人生选择, 如今则已不同, 年轻人应该懂得科学, 我们的教育则应激发他们对科技的兴趣。 “记住仰望星空而不要只盯着脚下。” “保持好奇, 无论人生看起来有多艰难, 总有一些东西是你能做并且能做成的。” “发挥想象, 塑造未来。”——霍金用这些格言式的句子结束了全书。

此书的后记是霍金的女儿露希·霍金 (Lucy Hawking) 所撰, 开篇记述的是霍金的葬礼,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句: “我从未见过这么多人这么安静” (I have never seen so many people so silent)。 我看过霍金的葬礼的录像片段和图片, 场景确实令人动容, 那种肃穆所代表的无数普通民众对一位科学家的缅怀与敬仰在如今这个时代已是凤毛麟角了。

雷德梅恩在前言里称霍金是 “我有幸遇到的最有趣的人”, 这本遗作里的很多幽默是对这一点很好的注释。 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两处: 一处是介绍到所谓的 “多世界” 或 “多历史” 理论时, 霍金举例说有一种历史是英国再次赢得世界杯, “但概率也许是很小的”; 另一处则是因谈论太空旅行提到半人马座 α 星时, 霍金表示那里若有智慧生物的话, 如今还处于对特朗普 (Donald J. Trump) 在地球上的窜升一无所知的幸福中。

当然, 此书在我看来也有些不尽人意之处, 比如重复、 离题、 上下文衔接不畅、 结构不甚严整等等, 在细读时不难觉察, 也完全符合此书作为本质上系片断汇编的遗作之特点。 另外, 熟悉霍金作品的读者也许还会注意到, 此书的很多内容跟霍金以前的作品大同小异, 不过这虽降低了独特性, 倒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此书确系霍金作品——因为以霍金的身体条件, 绝不可能是高产作家, 遗作的内容若太新颖, 恐难免会被疑为是混入了他人的托其大名之作; 更何况此书所列的许多 “大问题” 是霍金被人反复问及且早已回答过的, 不可能忽然冒出一套全新的回答。

最后, 容我谈一个最小的细节: 在讨论第七个 “大问题” 的开篇, 霍金提到了发生在 2018 年 1 月的科学家们对所谓 “末日时钟” (Doomsday Clock) 作出微调的新闻。 这说明于该年 3 月 14 日去世的霍金在 1 月份仍能关注新闻并留下感想。 在我所知的人物中, 这是 “活力” 延伸得离去世之日最近的人物之一, 并且也许是除超卓的大脑之外, 被病魔禁锢躯体大半生的霍金远远胜过大多数人的另一个地方。

霍金走了。 在一个没有霍金的地球上续存的我们用此书中的一句话来自勉吧: “我们都是时间旅行者, 一同向着未来旅行…… 让我们携手将未来建成一个我们愿意造访的地方。”

(以上是节选,全文见:
https://www.changhai.org/articles/science/misc/BigQuestions.php)

208 Views

2 条评论:

  1. 韦显交说道:

    但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些爱我以及我爱的人, 宇宙其实是空的。 没有他们, 我将失去所有的精彩。

  2. 王鹏-宪邦说道:

    年轻人应该懂得科学, 我们的教育则应激发他们对科技的兴趣。 “记住仰望星空而不要只盯着脚下。” “保持好奇, 无论人生看起来有多艰难, 总有一些东西是你能做并且能做成的。” “发挥想象, 塑造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通知·公告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桂林兴华科学教育研究院 桂ICP备15002858号-1